首页 >科技

乙肝药不见效患者花近4000元没见阳

2019-05-14 23:41:40 | 来源: 科技

乙肝药不见效 患者花近4000元没见“阳转阴”

广西-南国早报王克础  在南宁市五一路某医院里,来自合浦的阿安(化名)花费近4000元钱购买医院宣传的乙肝药,可他的大三阳却一直没能转阴。当初医生承诺,这家医院的大小三阳治愈率在80%以上,可阿安与病友们交流发现,他们都属于另外那20%。难道这是巧合?  遭遇:  乙肝药不见效  阿安今年20岁,不幸患上乙肝大三阳。今年4月,他在某电视节目上看到南宁市某医院一条广告,称慢性乙肝可以治愈,而且医院正搞活动,药品是国家肝病防治基金会下拨的,他们是广西一家指定医院,每个县只有3到5个优惠名额,先到先得。该广告还宣称,医院使用一种绿慕安注射液治乙肝,不用吃药,治愈率80%以上。  4月29日,阿安从合浦老家来到该医院,当即获得该医院的优惠治疗指标。他交了24元钱后,接受了免费检查。一名自称姓张的主任对他说,现在是他们搞活动期间,只是象征性地收取24元材料费,本来光检查这一项就要几百元钱。  结果出来后,张主任对阿安说:你的乙肝病需要注射20毫升绿慕安才能治好。你现在享受优惠价,每一毫升是185元,共需要3700元钱,如果是平时就要花几万元了。  阿安一听,吓了一跳,因为他口袋里只有1000元钱。见阿安为难,张主任就说:你没带那么多钱,就先打5毫升吧,共900多元钱。阿安同意了。  5月5日,阿安来到该医院复查。张主任向阿安询问一些情况后说:你觉得效果还可以的话,继续治疗。你这次带有多少钱呀。阿安这次也只带了1000元钱,医生再次为他注射了5毫升绿慕安。注射完两次后,阿安已经花去近2000元钱。家里没钱了,他只好向叔叔邹某借来2000元钱,再次到该医院注射了10毫升绿慕安。  3次治疗,阿安已经注射了20毫升绿慕安,按照医生当初的说法,他的病应该好了,可阿安到合浦一家医院检查发现,自己的大三阳并没有转阴。当阿安再次找到张主任时,张主任建议他再注射10毫升绿慕安。阿安感觉不对头,不再接受这家医院的治疗。  探访:  每个人都获得优惠指标  治疗期间,阿安发现来此治疗的乙肝患者不少,然而,肝病门诊医生对每个人都说你获得了国家优惠治疗指标。而且,其他患者在此所遇到的情况,与阿安的经历差不多。病友们相互交流,发现他们所用的药物几乎相同,都是绿慕安,治疗期间所做的检查也大同小异。  5月29日上午,和阿安的叔叔邹某来到该医院的肝病科。  在肝病科的一间办公室里,摆着两张桌子,两名穿白大褂的中年男子端坐着,没有挂胸牌。  一名自称姓黄的主任说:你们是从那里来的,有没有预约。  邹某说:我来自合浦,是看了广告后得知你们这里有药的。我没有预约,不知可不可以得到你们说的优惠治疗指标呢?  黄主任:还可以,还有指标,你先去抽血化验吧。  邹某:我得了大三阳,到处求医吃了好多药了,病情不见好转,在这儿能治好吗?  黄主任:乙肝需综合治疗,不是靠那种药就能解决问题的,吃再多的药也没用。我们这里主要是注射绿慕安,很有效。  邹某:到底能不能治好呀?  黄主任:能治的,大小三阳都可以转阴,但要看每个人的吸收能力。我们这儿的治愈率80%以上。  当天下午5时30分,邹某再次到该医院取化验单,但肝病科已关门下班了。一名医生给了邹某一个号码,叫他打这个咨询。一名自称姓陆的女子在里说:我是专门接受病人预约的负责人,我们张主任很忙,你有什么问题先跟我反映。  在里,邹某向对方提了许多问题,比如你们的药品有没有获得批文等等,引起了对方的怀疑。  体验:  同一化验单得出相反结论  5月30上午,在该医院肝病科,邹某拿到化验单后,肝病科的黄主任为他看病。此时,一名女医生走过来问邹某:你是不是29日下午打来咨询的邹先生?在得到邹某肯定回答后,该女医生叫黄主任走出办公室。  过了一会,黄主任回到办公室,拿着化验单对邹某说:你没事,可以回去了。  走出黄主任的办公室,邹某在另一间办公室见到了张主任(帮邹某侄子阿安看病的医生),他便将自己的化验单递给张主任看。  在邹某的检验报告单上,有两项标明是阳性。张主任看过后对邹某说:你得了乙肝感染,打一支绿慕安就可以治好。现在是优惠期间,原先一支绿慕安要几百元,现在我们只收100元。  听了张主任的话,邹某感到非常惊讶:刚才隔壁的黄主任说他没病,如今才相隔几分钟自己又患上乙肝了,这到底是什么回事?  邹某说,在来该医院之前,他曾经去过医院检查,他根本没有患乙肝病。他是为了侄子的事情才特意来该医院做检查的。张主任听后解释说,他只是有感染,病很轻,打一支绿慕安就行。张主任还说,对于前来治疗乙肝的患者,他们并未承诺能100%治好。阿安确实来他们医院治疗过3次,共花了3900多元医疗费。阿安目前是否有好转,要等他再次来检查才知道。  结果:  医院终全额退款  连日来,到多家医院和街头肝病门诊走访。当问及能否治愈慢性乙肝时,一些大医院肝病门诊大夫的回答大同小异:目前尚没有有效的方法可彻底治愈慢性乙肝,更没有什么药。  广西中医一附院的一名医生说,据他了解,目前还没有能彻底清除乙肝病毒的药物。转阴被患者看作是乙肝治疗是否有效的重要指标,于是阳转阴率便成了乙肝药广告的卖点。然而目前卫生部门没批准过任何药物为治疗乙肝的药,更没认可任何药物可使大三阳转阴。  5月30日上午,邹某找到该医院的梁副院长反映解情况。梁副院长认真接待了邹某,并就其反映的问题作了详细记录。梁副院长告诉,如果肝病科的医生做得不对,他们将会认真处理,给病人一个满意的答复。  5月31日,在叔叔的陪同下,阿安再次去到该医院。该医院将3998元的医药费全部退回给阿安,并作出了一份关于病人投诉的处理意见。处理意见写道:病人阿安3次到我院治疗,因病人提出治疗效果不理想,我院考虑到病人家庭经济困难,经与病人协商一致,做全额退款处理病人及家属不再持有异议,均表示满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