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美食

科学网Tenure甜谁的嘴疼谁的牙黄秀清

2019-02-02 22:13:13 | 来源: 美食

Tenure:甜谁的嘴、疼谁的牙? 【博主按】2012年已进入倒计时的尾声,一年的科学博客生活也接近尾声,到了该交年度报告的时候了。这一年,博文写了不少,好友添了不少,点击量增了不少,总排名升了不少,...,借此机会,对读者、博主和们的鼓励表示感谢,并预祝各位2013新年快乐!想写一篇博文为今年画上一个句号,一时不知写啥好,就用几天前写而未发的一篇博文凑凑数吧。 年底,科学突然刮起一股从美国传来的飓风,它的名字叫“Tenure”。科学家证实Tenure飓风是一种“翅膀效应”,这次抖动翅膀的不是蝴蝶,也不是上帝,而是科学着名博主、美国物理学会新科会士王鸿飞教授。 Tenure,科学“邪学”专家吕喆教授把它翻译为“天牛踹客”,各位不难想象Tenure飓风的威力,对如此生动形象的翻译,王鸿飞教授显然并不认可。王教授为我们描绘了Tenure的另一幅形象,她像一位美丽的“甜妞”,人见人爱;她又像一位善解人意的“疼妞”,总让人疼爱有加。 国内学术界的确让人失望,人口大国、博士大国、GDP第二大国,六十余年居然拿不回来一个诺贝尔奖科学奖,太丢人了!面对中国学术界的诺奖不孕不育症,很多有识之士发出了拯救的呼声,各种灵丹妙药也用了不少,但收效甚微。 几天前,王教授从大洋彼岸寄来一秘方:中国学术界要用Tenure考评制度来拯救!刚读王教授“拯救”一文,似乎在论证:欲练此功必先自宫,再读,又似乎在论述:炼成此功不必自宫,有钱定能成功。 Tenure,这应该不算新药、神药,早有海龟回国介绍其神奇功效:美国的科技和诺奖奇迹就靠它!是人傻钱多?近年,已有不少单位在尝试其药效。我这人有个怪毛病,对那些极力推荐灵丹妙药者总是抱着怀疑的态度,每次进药店,见蜂拥而至的“药托”,总是尽量回避,对她们吹得天花乱坠的好药,总是视而不买。所以,对再次来临到科学的Tenure风,我也打了一个大问号:王教授他到底要卖什么药? 长期从事特定职业的人,都会得跟此职业相关的“职业病”,科学工作者也一样。搞研究就要发文章,而写论文过程其实是编故事的过程,为了能让文章发表,他们甚至不惜指鹿为马、见白说黑,自己都不相信的故事也要编成人人迷信的科学真理(所以,99%的论文都是学术垃圾),这点爱因斯坦是高手。 作为一名训练有素的职业科学家,王教授也不可避免会患类似的“职业病”,其特点是喜欢把个人观点上升到高度、强加于他人。举个实例,中国话“龟儿子”“龟孙子”,相信几乎所有中国人(当然包括四川人)都认为这是骂人话,可经过王教授一番科学论证,却成为亲热的称呼。 对于王教授的Tenure论,很多博主被误导了,他们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争论美国Tenure制度的好坏。王教授所倡导的Tenure是美国的Tenure吗?王教授的Tenure论的本质和核心是什么?我替王教授把他的Tenure制度是美国的Tenure制度吗?如此创新的Tenure,它到底甜了谁的嘴?又疼了谁的牙?在我看来,国内学术界乱象的根本原因是病急乱投医,特别是一批所谓的海龟精英,他们为谋私利乱开处方,造成中国学术界严重的药物中毒。当有神医出现,不妨再听听王鸿飞教授发至肺腑的经典语录: 人家熙来攘往,本来不过是为了利,你却非要相信人家会主动为人民服务,不宕掉所有家当成为光屁股才怪。谁在熙来攘往?谁主动提出为人民服务?谁却非要相信人家会主动为人民服务?谁得了利?谁宕掉所有家当成为光屁股? 相关专题:Tenure track在中国

缠绕包装机
开光本命佛
铸石板厂家直销

猜你喜欢